Open/Close


深,深圳找情人 圳情人(续)

2012年11月26日 by admin

  那条路多年无法通车;三是办一所高级的养老院。你呢?你有什么理想?”

“我没有理想!”

  因为没钱修路,让我们那里的山区失学孩子都能上学;二是把县城去我外婆家的那条公路修好,做成三件事情:一是办一所高质量的免费学校,四十五岁之前回到我老家去,不过对你说无妨。我的理想首先是自己过得好。

“我的理想吗?我从来没对人说过,女的娇艳可爱,男的成熟稳重,浓装艳抹后相片上的男女,俨然是一对幸福的夫妻,是何韵和李钊合照的各种衣饰的艺术结婚照,刘雪婷打开一看,叫她帮自己保管,何韵掏出了一个大纸袋,刘雪婷买单时,“为了‘爱情’嘛!”她自嘲地说。尽管这词想起来让她牙酸。

“你的理想是什么?”

两个互相鄙夷又互相依赖的女人述说了自己的近况,但掏钱的时候还是有一点点快感的,虽然过后清点钱袋让人伤心,又花去了三百多,高兴之余就毫不手软地帮对方买了双老人头皮鞋,旁观者都说挺好看的,她当场试穿,这个租房就像个家了。周日李钊帮她买了套露黛儿的黑色套装和一条玫瑰红的围巾,买了张结实的双人床,买了套假蓝皮沙发,比如床上用品的几百块钱就是她出的。周六李钊不知从哪个旧货摊里搬来了旧电视和旧VCD机,她也出血不少,但是为了这个温暖的小窝,她有极肉痛的体会。虽说李钊在上海宾馆附近租的房子并没有要她出钱,关于这事,简直是在耍钱嘛!”

何韵很赞同耍朋友就是耍钱这个论点,不禁感慨道:“这哪里是耍朋友,当周一下班后她和何韵坐在一起喝咖啡时,这得要花多少机票和酒店钱啊?

所以,刘雪婷也在心底暗暗发愁,绝不间断。开心之余,两人每周见一次面,从情人节开始,是刘雪婷答应范之勋,也带回了一个“珍贵”的诺言。之所以说它珍贵,脖子上挂了条范之勋送的白金项链喜气洋洋地从北京飞回深圳时,当刘雪婷把彭一峰送的笔记本给了表哥从表哥手上拿了两万块钱并变成了送给范之勋的礼物——一件新款范思哲短皮夹克,如果我在这个城市行尸走肉般地活着。

两天后,请用爱情拯救我吧,范之勋把一条带玉坠的漂亮白金项链戴在了她的脖子上。

亲爱的,就在她意乱情迷之时,主动把唇给他,轻轻梦幻般地说:“我要你……”刘雪婷呼吸急促起来,他的唇温柔地印上她的,然后,却被他越搂越紧,还有晕炫的感觉。她假装要推开他,迷惑,越来越近地用他的眼神贴近她的眼神。她觉得自己很慌乱,微微倾俯下头,看着网上找情人。范之勋不再说话,让我喜欢的女人傍上一傍。”

刘雪婷兜着小嘴委屈地看着他,“我倒是希望我是个有钱人,更紧地搂着她,”范之勋笑着说,好像傍大款似的。”刘雪婷说。

“我不是有钱人,我不喜欢这种感觉,“其实我就是个没钱并一般的人。”

“跟太有钱的人打交道我会有压力,然后说,而且是个一般人吗?”范之勋揽住她的腰笑笑,而且不是个一般人。”

“你希望我很没钱,我总觉得你很有钱,刘雪婷说:“不知道为什么,脸色才轻松一点。进套房后,直到到了离机场大半个钟头路程的华威大厦,表现得有些闷闷不乐。范之勋不住地哄她,她从没听他提过自己有车,见过两次面,在网上这么久,刘雪婷非常意外,不过不到万不得已是不求人的。

当范之勋开着本田3.0赶到首都国际机场来接刘雪婷并说车不好她担当点时,想必也会帮自己一把,早就叫自己去那里玩玩,就算有什么意外。复旦大学毕业的表哥听说在北京混得不错,想必也不至于太吃紧,算算来回也就两天,自己也说不出是出于一种什么心理把彭一峰送的笔记本给拎上了。买了双飞北京的机票后自己全部现金只剩五千块钱,以及要不要做饭的问题。

刘雪婷临去机场,关于电器,关于买日用品,关于地理位置,关于可以承受的房租价格,这样我们两人都方便。”何韵说。于是两人边亲吻边热烈地讨论这件事,房租我来出,我们租房子吧,为什么你一次也不带我去你家?”何韵坚决不干。

“不要,甚至隐隐约约残存的男人气息……有几次李钊很委屈地说:“你都去过我宿舍了,或者烟灰缸里没倒的烟灰,梳妆台前的男士护扶品,书桌上的男士杂志,鞋架上的鞋,那是一种天生的敏感和敌意。比如说洗手间里的刮胡刀,是骗不了第二个男人的,我不知道情人。只要长期有男人出入,任何一个家里,从来都是他送自己到海雅百 货门口就分手。她知道,三来想保持一种未婚者的形象(虽然不确定未婚身份是不是较已婚身份于男人更有吸引力)。以前和李钊约会,二来也觉得没必要为自己增添麻烦,一来怕他承受不了跟一个有夫之妇鬼混的事,何韵也没告诉过李钊自己结了婚,我同事经常不回宿舍的。”

交往这么久,或者你来我宿舍看我,“以后我去你家看你,不料何韵说:“我们租间房子吧?”

“为什么?”他脱口问,李钊还满足于自己兴奋后的疲软和迷茫中,事毕,何韵也妩媚柔顺到极至,李钊喝了点酒尽展男人雄风,何韵终于答应再来见他。那天在公司宿舍里,三番五次的交涉和甜言蜜语,刺激异常又意犹未尽,实际上不过是他空虚生活里顺手镶的一道花边而已。

在荔枝公园和何韵有了那一次之后,对于何韵认为的他对自己的价值连城的爱情,轻易就把她轰晕。所以,他的随手拈来的浪漫和甜言蜜语不亚于一磅磅重型炸弹,让他不知不觉把这当成一个攻关游戏来玩乐。而对于长相普通从来都少人宠少人追的何韵来说,有女人的日子总好过没女人的日子。何韵的保守和自律挑起了他的斗志,他太寂寞了,最重要的是,一起吃饭从不像那些小女生把宰男人当乐事。当然,并且也不像第一次看到的那么难看,善解人意,害羞,严谨,他发现她朴实,她的形象实在不是他所喜欢的类型。慢慢交往,李钊并不认为自己会喜欢上何韵,并一发不可收拾。

开始,从此两人有了交往,被李钊追着送到,心神不宁的何韵下车忘了拿包,也可能是太羞愧——因为老头子的话,两人坐在了一排位子上,后来K113路车来了,不巧正撞上李钊的眼神,眼神慌乱地躲避着四周好奇看她的人,他当时就是这种感觉)正羞红了脸,发现一个打扮老土长相普通面色灰暗的妇女(说实话,李钊不由自主地转头看老头子所说的大姑娘,你的性生活有很大问题啊!”

此人虽老中气却足,看你的气色,忽听到身旁一老头子说:“大姑娘,边哼歌儿边四周看美女,在海雅百货站等车准备回市区,心情大好,在揩够了工厂妹的油以后便人间蒸发了。

那天李钊去南山区看了那位帮自己设计脱身的哥们,而工厂妹的帅哥,你知道怎样找情人。李钊安全脱离工厂妹,也打不动工厂妹奔向幸福美好未来的决心。至此,千种情意,百般伤感,工厂妹义无反顾地奔向帅哥的温暖怀抱。李钊极力挽留,在金钱和美色的双重诱惑下,帅哥愿出两千块包她,十几个回合的你试我探,极力向她献殷勤,帅哥风度翩翩,几天后的一个上午被一帅哥送回,急得不行,也就不再逼营养费和打胎费的事。不料一天不小心弄掉了身份证和工作卡,喜上眉梢,工厂妹见他没开溜的意思,像从前一样跟她温存备至,李钊下班准时回家,圳情人(续)。交给我吧!

接着一段时间,这好办,哥们说,总处于僧多粥少的状态。李钊某个晚上和一铁哥们愁眉苦脸说起这事,毕竟深圳的工作不是那么好找,但突然失去也不是好事,虽说那份工不咋的,但没勇气丢掉那份工,换个公司,但对于一个“月光族”来说真是件烦心事。李钊本想一走了之,让他好看。这笔钱对有钱人来说实在不算什么,不然的话就打电话到他家里和公司,便问他要高额打胎费和营养费,见结婚不成,没想到看起来单纯的工厂妹也不是吃素的,他也不可能下决心娶个初中生做自己老婆。支支吾吾开始就想开溜,就算这几个月处出了点感情,跟老婆更不是一个概念,性伴侣跟爱情是两回事,这让他很是郁闷,要跟他结婚,后来那女孩子怀了孕,定价一般是六百一个月。李钊和一个还算有几分姿色的工厂妹同居了几个月,工厂妹下班负责做饭洗衣做家务,男人租房子并负责两人日用开销,和一个在泥岗工业区工作的工厂妹过起了同居生活。这种关系是这样的,金钱和胆量双不足而寂寞难忍的李钊在朋友的朋友的介绍下,像后面有鬼跟着似的越跑越快。刚才还跟他亲昵得像热恋情人的女人在背后骂骂咧咧地:“丢你老母!”

两个月后,说道:“对不起!我不去了!”说完转身就溜了,于是站住了脚步,里面刚好有四百块钱,一晚上四百。怎么找情人。”

李钊用没被女孩子挽住的手伸进裤口袋摸了摸钱包,到了一处不起眼的黑糊糊的民房,约摸走了几分钟,就像老婆挽老公一样自然。

女孩子说:“一次两百,就像老婆挽老公一样自然。

李钊腿开始发软,干巴巴地说道:“不跳舞,去‘肥猫’迪斯科跳舞不?”

“好啊!跟我来吧!”女孩子走过来就挽住了他的胳膊,爽爽脆脆地问:“靓仔,吃完饭依依不舍地往前面走。一个刚才在吃饭时就狠命向他抛媚眼的短发女孩子跟过来,也不敢下手,但碍于她们人多,李钊倒是想过那些是什么人,旁若无人的笑又脆又响,隔壁桌的几个浓装妆艳抹的女子围坐在一起吃鸡煲,边吃饭边捉摸晚上做些什么,赶紧溜之大吉。深圳找情人。

李钊的心“咚”地一下子从胸口跳到嗓子眼,直看得李钊出了一身的冷汗,牵着她的手进了一家饭店。临进门两人回头看了一眼李钊,看到红衣女孩子,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出现了,不料没走几步,想着用什么办法把她给勾搭上,还是跟着那个女孩子,跟个呆瓜似的。

还有一次李钊跑到皇岗村的食街,一下子满脸通红,睁着大眼看着他:“干吗跟着我呀?”

李钊不死心,跟个呆瓜似的。

“别跟着我呀!”红衣女孩半嗔半怒地说。

“我?!我想……”李钊没想到对方这么大方,女孩子站住,鼓起勇气不紧不慢地尾随红衣女孩到了一家美发店门口,立马来了精神,见到一个穿粉红色紧身上衣的顶着满头黄色卷发的女孩子对着他“哧哧”地笑,急得他一头汗。好不容易挣脱掉那女人肥大的手,一个嘴上抹蜜的女人叫他帅哥殷勤地拉着他要他进去吃饭,期待又害怕。经过一个饭店门口时,激动又兴奋;又像拿了全副身家去买彩票等待开奖的赌鬼,心里像揣了只吃了亢奋药的小兔子般,有一天寂寞难捺的李钊甩掉平时像跟屁虫似的哥们独自晃荡到新洲村某处去猎艳,脑袋摔了个稀巴烂。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二十几层楼扎下去,二爷情急之下跳楼,得到信号带了几个手下赶回家里,保安早被男主人买通,也够呛的。去年一高级花园区某二奶和二爷偷情,就算只是弄个伤残,搞不好不是掉老大就是掉老二,因为惹恼了有钱人,但最好少动真格的,吧嗒吧嗒口水是可以的,是真正有钱人的玩物,东海花园那边出入的一些二奶,容易上手;至于湖贝新村,安全可靠,这些地方的二奶姿色不差,这些都是有名的二奶村,皇岗,沙嘴,新州,下沙,一个脸上像抹了猪油的长发男人一脸得意地说起自己的猎艳经验:上沙,顺便也扯到了二奶,几个大男人说起深圳漂亮女人的事,拒绝的理由冠冕堂皇:办公室不谈爱情!

一次哥们聚会,非有车有楼的她不干,眼睛却跑到头顶去了,而那些月挣几千块钱的女同事长得不成人形,除了同事没有任何其他机会,这对于一个月薪才三四千块的年轻人来说可不算妙事;想找个同居女友,一来怕有病二来费钱,性生活更是困扰他的大难题。找妓女吧,他的光辉岁月就宣告结束,一离开学校,这让他很悲愤。可以说,而不是适合谈情说爱,却不料是一个比一个更有科研价值的恐龙,有几次成功哄到几个妹妹见面,只好在做好本分工作之余潜心研究武打和上网交友,很明显地打上了这个年代人的烙印:没有信仰也不特别祟拜谁;对女人的兴趣超过对国家大事的兴趣;喜欢享乐却不怎么去冒险;相信奇迹但不相信会降落到自己头上;做不了管理者又不安分低级员工职位;想留深圳看不到发展想回内地又有点不甘心。除了偶尔买彩票盼望中大奖激动一下之外,是那种大部分中国高等学校教育模子里滚出来的一个七八年生的男孩,这种肉体和精神双依恋的情感让她开始有些失控。

李钊长着一双男人少有的温情脉脉的大丹凤眼和一双软绵绵的女人手,她把这种想要的感觉不知不觉转到李钊身上了,或存在或虚无。潘渊在她的心里竖起的偶像轰然倒塌后,或真或假,或远或近,女人喜欢在心里放一个男人,更可怜自己。

很多时候,她不仅可怜潘渊,而且还是刘雪 婷鄙弃和不屑的。这种古怪的感情混合起来,低俗不堪而且猥琐无能。更重要的是——他是刘雪婷的,丑陋,龌龊,他变得渺小,并毫不怀疑他身上所有优良品质都是为了她而存在的。深圳。但在那之后,怎么找情人。随心所欲在心里为他的形象添枝加叶,高不可攀而且威风凛凛,聪明,英俊,纯洁,固执认定他是自己的。他高大,她如珍宝般把他藏在心底最深最软处,纯粹是她一人的精神之恋。“地毯事件”之前,因为不流了。至于潘渊,甚至干脆连水都不是,何韵形容两人的关系是比白开水还淡,喷薄出来势不可挡。和老公生活在一起多年,抓起手机和钱包及钥匙便冲出了自己的家。

已婚女人的情欲就像爆了口的火山岩浆,也不管有没有下雨,也不管是夜里几点,飞快地打开衣柜拿出衣服到另一间房换上,她主动掀掉自己身上的被子,生平她最痛恨流眼泪的男人。这次,王八蛋才是傻瓜……”彭一峰说着说着便真的咧开嘴哭了。

刘雪婷一阵腻歪,你以为我是傻瓜,骗我说是一个同学,你马上跑出去,那天一个男的电话,也不关心我的感受,宁愿坐在房间发呆或者看书也不愿意跟我聊聊天。学会深。你从来不问我在想什么,你一见到我就一副不耐烦的表情,没经过你的同意到这里来看你,知道我要来你就走掉,你什么时候跟我说话,盖上自己。

“你跟我说话,弯腰捡被子,我不想跟你说话。等你清醒了8

Tags: 深圳找情人  

0 Comments, 0 Trackbacks

Leave a Response